徐定昌 龙泉青瓷从沉睡到苏醒

从浙江省龙泉市国营上垟瓷厂的一个普通员工,到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这一条从艺之路,浙江省龙泉市青瓷行业协会会长徐定昌走了整整四十年,而他的青瓷人生也是青瓷这一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沉睡、苏醒、中兴,及至再次迈向复兴的真实缩影。

龙泉青瓷最早可以追溯到五代,在吸取发扬越窑、婺窑、瓯窑的制瓷经验的基础上,在宋代达到颠峰,因“青如玉、明如镜、声如磬”的特点而蜚声海内外,法国人送其美名“雪拉同”。到元末乃至明清时期,受青花瓷兴起、海禁政策等因素影响,龙泉青瓷慢慢沉睡。

而龙泉青瓷的苏醒,不得不提到时任国务院总理的周恩来。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对传统文化艺术的重视,以及海外友人对龙泉青瓷的钟情,在周恩来的倡导下,1958年春天,恢复龙泉青瓷的第一炉窑被点燃。

就是在这次机遇中,龙泉国营上垟瓷厂成立。正是这个在深山岙里的瓷厂,后来成为了培养青瓷大师的黄埔军校,国家级“非遗”龙泉青瓷传承人徐朝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夏侯文等等皆出于该厂。

其中,也包括徐定昌。

1973年,17岁的徐定昌跟随父亲到了龙泉,进入上垟瓷厂工作,拿着7毛钱一天的工资,跟着老艺人陈媛香学习青瓷原料配方。在作坊里,徐炼碗泥、揣泥坯、揉泥巴,常常是浑身都是泥,可是也乐在其中。

“进瓷厂可是件不简单的事,大家都很羡慕我。”徐定昌说,在当时,在国营厂工作都是一件很体面的事。

而在当时,上垟瓷厂生产的工艺瓷和日用瓷颇受市场欢迎,还曾为尼克松访华烧制外事国礼、为人民大会堂烧制国宴餐具。不过在十几年时间内,受体制机制的影响,这个国营瓷厂并没有在创新领域有过多的举世瞩目的成就。这种现状一直持续到80年代末期。

一大批青瓷工作者在相对比较艰苦的环境中坚守着。直到90年代,上垟瓷厂和龙泉青瓷研究所职工全部下岗回家。

在这之前,苦于抚养一双儿女的艰辛,已经是上垟瓷厂厂长助理的徐定昌咬咬牙,决定出来单干——成立振昌青瓷厂。他也是当时率先出来开厂,“吃螃蟹”的创新者。

“我自己有1.6万元存款,再问别人借了3.4万。凑齐5万元,下定决心,要是亏了就此歇手。”徐定昌回忆起1996年下的这个决定,至今还是有股子“破釜沉舟”的豪气,他说:“没有预料到,市场对龙泉青瓷的需求量这么大,都是几百个几百个的被订购。这样一来,当年就收回了投资成本,我的干劲就更足了。”

当时,徐定昌的青瓷厂并不是个例,一大批瓷厂的下岗工人也想着自谋生路开青瓷厂,但是苦于没有厂房。2000年,在这个世纪之交,龙泉市青瓷行业协会会长给龙泉市长打报告,要求解决下岗工人办厂的问题,政府划拨了100多亩地。

有了政府的助推,在龙泉一下子涌现出100多个青瓷厂。

面对林立的竞争对手,很多从事青瓷的人开始思考:是做产业还是做艺术?

“做产业越做越大,做艺术越做越小。”徐定昌告诉记者,出于对青瓷极致之美的追求,徐决定做艺术,并且确定了“以礼品瓷为主导,以日用工艺品为辅”的发展思路。紧接着,徐定昌又开发了茶具、小挂盘等创新产品,将生产领域向旅游工艺品市场逐步挺进。

其中不得不提到徐的代表作:《春》《夏》《秋》《冬》。

“《春》选择了莲瓣碗器型,弟窑粉青釉,碗上刻着许多小芽,象征着自然与人开始了勃勃生机。《夏》,选用哥窑自然开片钵,天青釉,无规则,表达骄阳似火,土地都被烤得龟裂的意境。《秋》采用哥窑开片碗,米黄釉,象征着金色的秋天,五谷丰登。《冬》的命题是寒池初雪,粉青釉,表达了白雪覆盖的意境。同时,这四件作品也代表了龙泉的四处地方:凤阳山、留槎阁、清修寺、披云山。”徐说。

这次转型再创新,让包括徐在内的一大批青瓷人,完成了从艺人到大师的脱变。

目前,在龙泉,国家级大师有9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有16名。大致有三分之一的青瓷从业者都走上了艺术道路。

时光到了2002年,龙泉青瓷真正在业内重振了声威。

第七届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也就是第一届龙泉青瓷宝剑节举行,“行业内的专家学者被邀请参会,评价是:青瓷的发展现状出乎预料。这次开会后,龙泉青瓷一下子就起来了。”徐定昌说。

2009年,龙泉青瓷的烧制技艺入选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是全球第一也是唯一入选世界非遗的陶瓷类产品。这全面提振了龙泉青瓷行业。众多青瓷艺人也紧紧抓住这次的机遇,各展所长,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完成了数十项技术创新,开发出2万多个青瓷新品种。

故宫(微博)博物院古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曾经说过,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而当龙泉青瓷再次扬名世界时,青瓷也改变了这座大山里的小城市。

前几天,由浙江省人民政府、中国文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华商联合促进会主办,国务院侨办支持的“文化力量与经济文明”论坛在杭州举行,作为特邀嘉宾——徐定昌的观点是:文化能成为一个城市的聚光点。

“我们的切身感受是青瓷成为了龙泉的聚光点。一方面,越来越多的青瓷爱好者怀着仰慕之情而来,形成了交流切磋的文化气氛;另一方面,因青瓷、宝剑而兴的龙泉,也吸引了嗅觉灵敏的商家、投资者来掘金投资。”徐说。

记者了解到,文化产业已经是龙泉新的经济增长点和重要产业。把剑瓷文化做大做极致,同步拓展菇文化、竹文化、茶文化、水文化和生态文化。龙泉将以剑瓷文化产业为核心,以菇茶、旅游文化产业等为两翼,积极构建“一苑一基地一中心二园四区”的产业发展格局。“十二五”期间,力争文化产业在该市GDP中的比重提高到10%以上。

这些数据的诞生离不开青瓷艺人,现如今,在文化与经济交融互通中游刃有余的他们开始有更高的追求:抱团走出去,在世界舞台上重新展示龙泉青瓷。

第一次试水选择了法国。这也源于法国与青瓷的一段难解之缘。

“1689年至1700年,沿着‘新航路’出发的第一艘远洋中国的法国商船‘昂菲得里特’号顺利返抵巴黎,当一箱箱的货物被搬下船时,人们被一件件青绿色瓷器惊呆了,自然地就想到了曾风靡法国朝野的‘雪拉同的斗篷’。于是,法国人赋予了这批中国青瓷一个神圣而浪漫的名字——‘雪拉同’。”徐定昌说,没有想到,几百年过去了,法国人对青瓷的喜爱分毫不减,他们说,中国人做的东西竟然如此完整无暇。

随后,信心大为提振的龙泉市青瓷行业协会也主动组织大师到日本、韩国等地交流。“日本、韩国也生产青瓷,我们到日本去,那边的青瓷专家拿着我们的青瓷碎片,连连称奇,反复说:日本做不出这样的东西。中国青瓷是他们的鼻祖。”徐定昌告诉记者。

一次次的抱团出去,让世界主流社会得以重新审视这一来自中国的人类非遗。现在,在美国、法国、英国、日本的博物馆里,都长期对外展示龙泉青瓷。

“艺术无国界,龙泉青瓷是人类共同的瑰宝。”作为行业协会会长,徐定昌的思路已然清晰:珍惜日益稀缺的土资源,在节约基础上传承发展;继续组织大师的精品到世界上展示,呼吁国家多部门牵头协调,让世界对中国文化有着更多的崇敬之心。(完)

原创文章,作者:lostcat,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aoyy.com/?p=68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