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他们在世界各地

或居于闹市,或隐于乡间。

从他们的视角看瓷器沉淀的千年之美

从他们的故事,体味天下瓷人之心

《天下瓷人》之《陶瓷之路》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王鲁湘:从8世纪末开始,中国陶瓷就开始向外输出。如今你去参观外国人的宫殿,参观他们的博物馆,甚至偶尔进入到某一户殷实的人家里头,你都会看到原产自中国的瓷器。随着瓷器的外销,中国开始以“瓷国”享誉于世。后来中国的制瓷技术传到了当时的朝鲜,日本,甚至欧洲也学会了烧制瓷器。这样一来陶瓷开始在世界各地落地生根。而中华文化也借助陶瓷这个载体形成了文化的输出。在当今的中国,陶瓷仍然是一个很好的与世界交流的纽带。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在上千年的历史进程中,瓷器之所以持续的受到世界各地人民的喜爱,除了大师匠人们不断的推陈出新,奋力求索外。还有一些人,他们在瓷器以及瓷器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才让源于中国的文化瑰宝在世界各地大放异彩。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1705年,瓷都景德镇,一位法国传教士,从昌江码头下船登岸,他看到了一番前所未见的景象。“从各处袅袅升起的火焰和烟气,勾勒出景德镇宏大的轮廓,到了夜晚,它像是被火焰包围的一座巨城。也像一座烟囱林立的大火炉”。这个人叫殷弘绪,是专门来刺探中国制瓷秘方的。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曹建文:古代呀,因为对这个技术的研究不像我们现在可以化学分析啊,它有什麽成分啊,那个时候只能靠经验,靠推测,所以他们一直搞不清楚景德镇的瓷器,中国的瓷器是什麽做的,最早可能他们甚至设想是不是这种蛋壳啊,或者说什么。

王鲁湘:贝壳啊。

曹建文:贝壳之类的东西做的,但是肯定不是,那么试制呢,不可能。其实中国的瓷器,特别是景德镇的瓷器主要是两种成分,一个是我们叫瓷石,一个叫高岭(土)这两种成分,那麽这个成分他们一直破解不了,一直到后来殷弘绪来到景德镇以后,一方面传教,一方面他们也有法国的这种肩负,这个对陶瓷,中国陶瓷了解的任务在身上,所以后来殷弘绪写了两封信传到法国了,就把景德镇的陶瓷工艺了解得很详细,包括这里原料的配方,瓷石加高岭(土),后来才慢慢的真正掌握了这一点,如果他们不到景德镇来,就说殷弘绪不到景德镇来,可能这个摸索的过程还要更长。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1712年,殷弘绪写了一封三万多字的书信寄回法国,信中详细描述了当时景德镇地理、治安以及胎土、釉料、成型及彩绘等生产制作情况。让欧洲第一次知道了中国瓷器制作的详细技法。

1740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受到自己的情人蓬帕杜夫人的影响,创立了塞夫尔陶瓷御坊。并坚持以东方的陶瓷为素材,融入法式优雅韵味和独特的审美观,来製造出高档精美的瓷器。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王鲁湘:是不是可以这麽理解,就是塞夫尔这个瓷厂,就是法国的官窑。就有点像我们中国景德镇的,官窑一样。它是专门为这个皇室,进行这样一种高档次的,这种陶器的生产呢。

罗曼·萨尔法蒂:完全正确,塞夫尔生产的非常精緻的瓷器,是给法国的皇室和贵族们生产的。就像产自景德镇官窑的陶瓷一样,是给中国皇家生产的。中国当时的情况,大大地影响了法国。法国国王和中国皇帝一样,有着建立陶瓷御坊的愿望。路易十四在位期间,法国人就已经非常喜爱中国的瓷器。继承王位的路易十五,终于在他在位期间。创立了这个陶瓷御坊。并出现了塞夫尔陶瓷。这些瓷器是在塞夫尔的火炉裡。生产出来的。当时塞夫尔供应法国的皇室和贵族但也供应欧洲其他国家。法国 德国 英国。比如说英国女王,就有大量的塞夫尔瓷器藏品。一直到俄罗斯叶卡捷琳娜二世,也有很多塞夫尔瓷器藏品。我相信你们中国也会有塞夫尔的一些瓷器藏品。就像我们塞夫尔博物馆一样,也有许多中国的陶瓷藏品。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在蓬帕杜夫人审美风格的影响下,塞夫尔陶瓷厂的製瓷工艺师们,一笔一笔地,将精美的古典写实油画,浓缩绘製到小小的瓷器之上,这在世界陶瓷艺术界,也是独具一格的。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制瓷工艺师:在您进入博物馆的时候,您一定看到了一些作品。我们能够看到一些很大的绘画。感觉好像我们是从其他,像罗浮宫这种博物馆借来的。但其实它们不是在布上的绘画。而是在瓷器上的绘画,现在塞夫尔的绘画师,对自己的绘画要求,以及他们所需要的工艺,和十六七世纪最伟大的绘画家,是相同的。十六世纪呢,虽然塞夫尔还不存在,但我们的绘画师是有能力,去模仿这些各个时代的作品的。这些作品是非常精彩的,绘画师会在很小的盘子上或是很大的布上面,画十九世纪的画。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塞夫尔陶瓷集中了以往陶器的优点,构图严谨,色彩富丽堂皇,金粉的巧妙运用,更显示了皇家瓷的气派。从最初受到法国宫廷广泛收藏,后又被世界各地的皇权贵族追捧。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起初白、蓝、金三个颜色,构成了塞夫尔陶瓷的主要色调,中国瓷器通透的白,蕴含着法式优雅的蓝,象征着权贵的金。随着制瓷业的发展,塞夫尔陶瓷御坊,开始研发更多的颜色,并且追求艳丽夺目,经过了几个世纪,陶瓷艺术家们的心血,如今属于塞夫尔的颜色已经多达上千种。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罗曼·萨尔法蒂:最初的想法是模仿中国的瓷器,去製作出那种白色的效果,那种透光感 那种材质。那些特点是中国瓷器独有的,塞夫尔首先有这样一个使命,去追随去发现中国瓷器。那些我们现在能在塞夫尔看到的,有我们自己制造出的。特别薄脆的瓷器。就是来自于这种追求,塞夫尔也制作出了很多丰富的。具有代表性的颜色,比如说塞夫尔蓝,在这几个世纪里。我们逐步地创造出来上千种颜色,很多的艺术家,和我们一起研发了一些颜色。比如说寻找某种粉色某种绿色。偶尔也有红色。如今 还有一些艺术家。在不断地创造新的颜色。塞夫尔的瓷器上也用黄金,黄金是富裕的象征 权力的象征。象征着皇室的权利。这也深受,收藏塞夫尔作品的人们的青睐。收藏家们也通过黄金,来展示自己的权利。确实 所有的这些工艺,这些知识都代表了塞夫尔,从某种角度来说,它继承了中国陶瓷。后来它也带着自己独有的认识。带着对手工艺的重视,将自己拥有的技艺传承了下来。如今我们塞夫尔的制瓷手艺师。还在继续制作有历史的作品,也与高水准的当代艺术家合作。用颜色 用高水准的绘画,用黄金使得塞夫尔的作品,能够实现这种跨越时代的感觉。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在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创立塞夫尔陶瓷御坊两百多年后,法国赛努奇博物馆第一次迎来了一位,当代中国土生土长的陶瓷艺术家,白明。2014年7月,中法建交五十周年之际,也是法国最宜人的旅游旺季,世界各地的旅客在此时达到全年最高峰。赛努奇博物馆宣传所用的海报,将成为整个香榭丽舍大街的所有广告牌、公车站,唯一的主题。7月14日,法国国庆大游行这一天,当全世界的媒体都聚焦在香榭丽舍大街时,白明展览的宣传成为了见证这一盛事的最佳背景图。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王鲁湘:白明是中国当代的一位艺术家,而赛努奇亚洲博物馆是法国国家级博物馆中间专门搜藏研究亚洲艺术的博物馆,作为一个最高级别的欧洲的博物馆,主动地追踪 搜集 研究一个中国当代艺术家,而且最后在这里,给他举办一个展览,这在欧洲的博物馆历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法国巴黎赛努奇博物馆馆长克里斯蒂娜·清水女士专门从事陶瓷艺术研究,正是她在广东的一次展览上“发现”了白明。法国人锺爱陶瓷艺术,18世纪后期就超越德国成为主宰欧洲陶瓷艺术的盟主。在欧洲的艺术界看来,陶艺体现了一个民族的精神气质,更是衡量一个国家艺术的标准。

如中世纪的英国 西班牙 意大利,都有过陶艺的辉煌期。那么在清水馆长的眼中,作为瓷器之国的中国,陶瓷中又承载了,怎样的文化内涵呢?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清水女士:首先、我觉得陶瓷里面,非常美的这个阶段,宋瓷完全地体现了中国审美的最高情趣,就是简约。之后的元代、清代,都有非常优秀的陶瓷。在中国的陶瓷史里面,可以读得出中国的一些思想,这是非常复杂的。陶瓷的文化基因里面也承载了中国与外族的交往史和一部国际历史,比如汉朝、唐朝,与外国有非常丰富的交流比如波斯和西方国家欧洲国家,当时都是以陶瓷作为商品贸易来交换交流的。它(陶瓷)就是在文明中间,在不断地交流和交融的一个过程中见证了中国文化吸收外来文化,向外面走出去的一个过程。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赛努奇博物馆主持者的眼光挑剔、苛刻,只举办最高规格的展览。这次展览,赛努奇博物馆馆长克里斯汀娜•清水亲自设计,花费了不少心思。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马埃尔·贝莱克:白明不同于其他的当代艺术家的地方在于,他可以让法国和西方的公众了解到中国当代艺术以前不为人知的非常重要的一面。为什么这么说呢,目前西方公众所知道的,一些中国当代艺术家,在近年名声雀起的这批当代艺术家,他们基本上有一个固定的模板,他们运用了比如说波谱艺术,还嫁接了一些形象,包括毛泽东时代的这种时代烙印的形象,然后把它从艺术书法表现出来。但是中国当代艺术远远比这一个侧面要重要,因为它更多元化,更复杂和更有深度。

王鲁湘:贝莱克先生对白明先生这个评价,我非常认可,因为我们中国的当代艺术进入西方世界被西方的这个社会所理解,或者所接受,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其实是它的内容和它的里头表现的一些符号,一些作为中国的一些符号,这些符号被西方人认可然后说这就是中国,就像一个标签一样,被贴到了中国身上,而且贴到了中国的当代艺术身上,但是在白明身上,没有这些社会性的符号,没有这些政治性的符号,那麽在他的绘画中间表现了更多的纯粹性的东西,是不是这样。

马埃尔·贝莱克:不是的,博物馆有自己的定位,因为这样的一个博物馆更多地会去关注一些有文化深度的、有文化内涵的,这种艺术家,比如说您刚刚说的就是有一些中国当代的艺术家在国际上比较知名、名声比较大,他们其实是内容,重于艺术形式本身的,并且是因为这个而成名的,他们的作品里面,可能很多是涉及到政治,或者说是涉及到时代,还有非常重要的。是中国的当代艺术,不是只有一种,而是有很多种,其中还有除了刚刚我们说的,这个流派的其他风格。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古代艺人在造器之外传达的哲学让白明钦佩,而在细心品味宋代瓷器的时候,白明从中感受到了一种令人震撼的安静气质,宋代那种安静、高贵的美学,也就成为了他所追求的表达。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白明:只有陶瓷它是真正具备,中国人很讲究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集中在一种物质上。而这个又是人造之物,这才是神奇之处。所以金木水火土加人的智慧情感,对实体和空的理解,赋予了中国的陶瓷美学里面,最智慧的那一面。而这一面往往被西方人所忽略,西方更多的是看到外在的,看到外在的,它的形、它的色,而很多人却忽略了,是什么样一个民族,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时期,在引导着 发明着一种新的东西。而这个东西竟然是追寻于类玉的那种感觉,实际上瓷,它追求类玉的这个过程本身,就包容了整个东方的,这种审美哲学的伟大的综合性在里面,说白了就是器虽小而容天下。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其实,不管是创立了塞夫尔陶瓷御坊的法国国王,还是在法国举办陶瓷作品展的白明,亦或是日本丹波窑的清水俊彦父子,韩国康津的李龙熙先生。以及在景德镇来自五湖四海的“景漂们”,他们都是千百年来陶瓷文化的传播者,更是坚守者。也正是有了他们的存在,陶瓷才异彩纷呈,呈现出不同的美。千年的炉火不息,陶瓷之光才能持续闪耀。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王鲁湘:世界的文化是多样的,陶瓷技术传到世界各地之后,也有了多种多样的风格和特色。不同地域的瓷器在各个时间段和空间都有着发展和联动,它们和而不同、共同发展。“和”不是讲抹杀差异,“和”是强调多元化和多样性的并存。好,谢谢大家收看《天下瓷人》这样一个,在疫情期间专门为大家制作的专题,我们《文化大观园》节目对瓷器的关注还会继续下去,在这里可以给大家透露一点的是,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文化大观园》栏目组会沿著中国陶瓷之路走向世界各地,去探寻中国瓷器走向世界的各种各样的路径,和它们在国外受到的隆重的礼遇,以及对于中国文化和世界闻名的推动。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天下瓷人 | 陶瓷之路

编辑:王竹、巴塔木


.

原创文章,作者:lostcat,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aoyy.com/?p=529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