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花古瓷的第三块“牌照”在云南省

 

中国青花古瓷的第三块“牌照”在云南省

来源:云南网
中国青花古瓷的第三块“牌照”在云南省

吴白雨教授复烧成功的玉溪窑青花瓷

云南玉溪瓦窑村旁,一条土黄色的古窑遗址“匍匐”在山坡上,这个长约33米的窑口,历经数百年后,一土一石均写满沧桑,土层里破碎的古青花瓷片昭示着这个窑口不凡的来历。

“玉溪窑遗址保存着元、明时代烧造青花瓷器的古龙窑和大量瓷片。尽管云南青花的产生和传播尚无定论,但玉溪窑青花瓷器已毫无疑问的成为云南陶瓷史上的杰出典范,中国青花最重要的代表之一。” 云南大学副教授、中国当代陶瓷艺术馆学术委员、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玉溪窑青花瓷烧造技艺”学术主持人、传承人吴白雨说。

早在1965年,考古学家冯先铭先生就将云南玉溪与江西景德镇、浙江江山并称为中国青花瓷器的3大产地。而“元玉溪窑鱼藻纹玉壶春瓶”则作为元明时期西南陶瓷的重要代表被故宫博物院收藏。

从此,玉溪窑作为云南青花的代表,进入到中国历史名窑名录。

玉溪青花的魅力究竟在哪里?近日,云南网记者实地探秘玉溪古窑遗址、玉溪窑发展研究中心、玉溪市博物馆以及玉溪陶瓷厂,“发掘”云南青花的前世今生,为网民揭秘传说中的“龙窑”内情。

遗址

土坡下埋藏惊世青花瓷

中国青花古瓷的第三块“牌照”在云南省

3号龙窑遗址

迈进位于红塔山脚的窑口遗址古朴的大门,顺着青草间的小石板前行,绿树红花掩映间,1988年建盖于3号窑址上的古窑陈列馆映入眼帘。古窑风范依旧,历史的痕迹一览无余。

管理人员24小时值守,当他打开紧锁的大门,我们看到了玉溪古窑址上已发掘的保存最为完整的一条“龙窑”。

“1、2号窑遗址已经被破坏看不到了,留存下来的只有3号窑,上世纪80年代,这里出土瓷片、残瓷器、残窑具上万件,重约2吨。3号窑全长33.8米、宽均为2米左右,顺坡上爬,窑头低、窑尾高,形状似龙,所以被古时当地人称为龙窑。”解说员绘声绘色的讲解让人眼前一亮。

云南网记者了解到,3号龙窑建于元末明初,由于窑头被毁,仅存窑身,倾斜度为12度,窑墙用土坯砌成。这里出土的器物有碗、盘、瓶、罐等,窑具有支烧具、垫圈、支钉、印模等。

中国青花古瓷的第三块“牌照”在云南省

当地陶瓷产业

在古窑陈列馆的展示柜里,出土的陶瓷陈列品、青花瓷碎片整齐排列着。“这是我们收集来的景德镇青花瓷,那是我们玉溪古窑遗址出土的青花瓷和附近墓葬出土的青花瓷器,放在一起对比就很明显:玉溪古窑遗址的青花瓷器,纹饰与景德镇青花瓷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又有明显的地方色彩,受当地原料的影响,釉色略黄。”早在2013年,红塔区文管所所长李松就用这样的介绍表达着对玉溪青花的喜爱。

玉溪当地记者曾在几年前调查发现,精美绝伦的玉溪窑,虽然位于玉溪市区红塔大道旁边,但外界知道的人并不多,面临名气大却识人少的尴尬局面。不过,这一现状将随着规划中的大型遗址公园的建成而得到改观。

走出古窑陈列馆,再顺着青草地上的石板路前行,在一片树枝掩映的小土坡下,就是古代的2号龙窑,但是现在窑头也被毁了。如果不是有专业人士的特别指引,任何人都想不到这毫不起眼的小土坡下居然埋藏着惊世绝美的青花瓷器。

地位

元明时期除景德镇外的重要窑口

这个总面积约15000平方米的古代青花瓷窑址,填补了云南古陶瓷研究中的空白。

1986年,省、地、市三级文化部门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对古窑进行了发掘,挖出来的瓷器图饰主要有花草、兽、禽、鱼藻和房屋等,形态生动别致。釉色有青瓷、青花瓷、酱瓷(黑釉),以青花瓷为最多。

这次发掘,确定了古窑的年代是元朝时期。那时候不少制陶的工匠由北方迁往南方,玉溪窑保持了原有工艺,代表了当时中国的最高水平。

考古队发现,玉溪古窑遗址的青花瓷器纹饰与景德镇青花瓷有许多相似之处,玉溪窑因此被学术界认为是元明时期除景德镇以外烧制青花瓷器的一个重要窑口,从此确立了玉溪窑在中国陶瓷史的重要位置,出土的瓷器先后到英国的大英博物馆、牛津大学博物馆、香港冯平山博物馆展出,引起了国内外研究专家的赞叹、欣赏与关注。

随后,玉溪窑址被列入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宝”。

争执

官窑重器与玉溪青花之比较

中国青花古瓷的第三块“牌照”在云南省

玉溪古窑瓷片和模型

据介绍,云南有十余个地方蕴藏着烧制青花所需的钴土矿,其所供给古代皇室的上等“朱明料”来源于此,但量少且昂贵,供给官窑尚显不足,而普通民窑只能使用廉价的次等黑料,当地的老百姓叫做“碗花石”。

黑料因多含锰铁等杂质而不能产生鲜艳、明丽颜色,而被官家弃用。恰巧由于价格便宜和成分复杂,成就了玉溪青花幽远、深沉的蓝。

也许有人会说,在天价的官窑青花面前,任何地方制造的青花瓷器都会显得不值一提,似乎“元鬼谷子下山青花罐”的2.3亿元代表了中国青花的最高价值。但吴白雨认为,如果对价值和艺术的认识依然停留在价格上的话,恰好表明着我们正在丧失对美的理解力,标志着这个时代逐渐远离了真正的美。

吴白雨介绍,有人或许对玉溪青花不屑一顾,“民窑粗货”是他们唯一的共识,轻易的把粗、笨、呆、傻与朴、拙等同。不可否认,官窑瓷器固然有很高的成就,在技艺上登峰造极,令人叹为观止,创造了中国陶瓷工艺的辉煌。

“玉溪青花生长在玉溪民间生活的常态中,它自然带有活生生的秉性,活泼而不张狂,自由而不放纵,天真而不幼稚,朴实而不呆板,流畅而不草率,简练而不简单,通俗而不媚俗。这些都是官窑青花不可比拟的。” 吴白雨说。

吴白雨说,好在云南地处偏远,中原流行文化的渗入总是慢了几步,以至于彩绘瓷器风行于世时,玉溪陶工还在固守着几个世纪前青花瓷的早期烧制方法。只要生活还能继续下去,他们就不愿意改变传统,因为他们确信传统是可靠的。这不是外乡人所理解的不思进取或自甘堕落,而是一种朴素、原本的生活态度。他们对自己的身份和存在有着确切的认识,只要吃苦耐劳就能获得尊重,所造器物,大方得体就能广受青睐。

困难

企业产品同质化严重

中国青花古瓷的第三块“牌照”在云南省

吴白雨和他的云南青花

为了恢复玉溪青花的传承,再现古窑魅力,当地政府煞费苦心。

“近年来,玉溪重视陶瓷产业发展,出台了陶瓷产业发展意见,每年拿出1000万元专项资金,培育了一批以玉溪青花、华宁陶、易门陶等为代表的陶瓷文化企业。”玉溪红塔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区文产办主任张晓伟介绍,但当地陶瓷产品以日用陶和部分工艺陶为主,整体知名度不高,没有形成品牌效应,附加值较低。企业缺乏自主创新能力,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个体特色。

吴白雨认为,玉溪的陶瓷产业制作工艺没有任何问题,最关键的问题是没有一种新的认识和观念,陶工的观念没有办法更新。他们是技术性的“人才”,而真正的玉溪青花需要的是观念上的“人才”,要从创意中去“审美”。

未来

建盖大师工作室

中国青花古瓷的第三块“牌照”在云南省

67岁的老画工周璟璞给瓷器绘图

张晓伟介绍,目前“玉溪市红塔区陶瓷艺术协会”已经成立,旨在网罗制陶企业和艺人,指导陶瓷经营和生产。协会还申报了“玉溪窑”和“玉溪窑青花瓷”两个注册商标,充分利用红塔区的自然资源、人文资源和地理遗产,保护优质特色陶瓷产品的发展。

同时,积极申报市级民族民间传统文化工艺师,为培养省级工艺大师打下基础。

“要充分利用眼前的有效资源。比如玉溪市陶瓷厂后面有一条保存完好的‘龙窑’,可以利用‘龙窑’”的效果,鼓励、吸引国内外各类资本进入,支持工艺大师、专家学者和技术人员带项目、资金、技术到红塔区,不仅能为玉溪窑青花带来更为专业、先进的制作理念,更能带来人气与市场销量。” 张晓伟说。

云南网记者 赵岗

 

 

原创文章,作者:lostcat,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aoyy.com/?p=1182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