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先生的“元青花”观值得商榷


深圳市收藏协会马玉希
【按语:本文摘取原文,有针对性地进行“商榷”,如有异议,可进一步再商榷。】
元青花的名字一听就如雷贯耳。2005年7月12日,英国伦敦拍卖了一件“鬼谷下山”元青花大罐,当时的成交价折合人民币是2.3亿,以当天的国际牌价可以买两吨黄金。这个罐子高27.5公分,腹径为33公分,一共20来斤重,可以买两吨黄金,这就是我们艺术的价值。用钱来衡量艺术是一件非常庸俗的事,但全世界统一的一个标杆,只能用钱衡量。过去我们经常说价值连城,其实说不清楚。一具体说到钱,大家都听得清楚。以体积而论,这件元青花是全世界范围内最贵的瓷器;单件工艺品的最高价,也是这件元青花创造的。中国古代陶瓷艺术在世界上的地位非常高,全世界的人用金钱表示对我们文化的尊重。那么,元青花为什么价值连城呢?首先要了解背景。元代政府在拿下江山之前,就设立了浮梁瓷局,浮梁是什么地方呢?白居易的《琵琶行》里说:“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这“浮梁”就是景德镇,也盛产茶叶。由于景德镇宋代青白瓷的成熟烧造,为元青花的诞生提供了一个基础。【商榷:这个基础就是“景德镇”能够提供比当时其它任何窑口更白、更优质的“瓷胎”,“青白瓷”,用来烧制青花瓷,效果更好,聪明的景德镇窑工岂能错失良机,不在“景德镇宋代青白瓷的成熟烧造”的同时,而是等到“至正十一年”才突然想起来烧制青花瓷?】
元青花之谜——蓝色纹饰
青花的创烧有宋代创烧说和唐代创烧说,但地点都不是景德镇,与景德镇没有传承关系,也没有因果关系。【商榷:难道宋代,尤其南宋,特别是“景德镇宋代青白瓷的成熟烧造”之后,青花的创烧也“与景德镇没有传承关系,也没有因果关系”?】而且到目前为止,几乎未见完整器,都是一些残片,这些残片的胎质跟景德镇的胎质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也不能认为所谓的唐青花、宋青花跟元青花有什么直接关系。【商榷:既然唐青花、宋青花、元青花都是“青花”,便是同类,即在白色或其他颜色的陶瓷“地子”上,用钴蓝料绘画纹饰,烧成后,钴蓝料变成蓝色纹饰,即使“胎质”“完全不一样”。事实上,不同的胎质,不过是青花瓷烧制过程中一个普通选项,绝无一成不变的标准,“景德镇宋代青白瓷的成熟烧造”为之提供了更佳条件而已,若无早期青花瓷的烧制经验积累,也不可能有后世青花瓷,相互之间具有剪不断理还乱的血缘关系。好的工匠绝不拘泥一种“胎质”,拒绝不同的胎质,尤其是更好的胎质,就像画家见到更好的纸绢忍不住试笔那样。】
元青花有很多谜。第一个谜就是它为什么是蓝色的。首先,蒙古人尚白尚蓝,是受波斯文化的影响。【商榷:蒙古人尚白,却未必尚“蓝”!波斯人才“尚蓝”。其他民族更是五花八门,究其原因,就在于不同民族各自活动范围具有不同颜色的料源!如蒙古的白色羊群、牛羊奶及其奶制品、白色羊皮及其衣着制品、蒙古包以及漫长冬季的皑皑白雪等等,“尚”也好,不“尚”也罢,白茫茫铺天盖地,习以为常,偶见其他颜色便觉刺眼!同样的,波斯人尚蓝是因为当地出产蓝色颜料,特别是钴蓝料,因其矿物成分配比独特,烧制到陶瓷上,呈现“宝石蓝”色,为其它地区类似矿物所不及!为获得这种“宝石蓝”之美,莫说蒙古族,就连泱泱大唐帝国也不得不仰赖贸易从西亚进口钴蓝料,否则,就只能“将就”固有的几种易得颜料,如绿、黄、褐、白、黑之类,“蓝”色虽美,也尚不起来!原因很简单:昂贵!“挂蓝”,在当时相当奢侈。至于蒙古人,除了习以为常的“白”色,但见汉族人的五颜六色已够“晃眼”,又何苦追求更加罕见的“蓝”色?要说“受波斯文化的影响”,譬如“尚蓝”,最关键者,就是能否获得钴蓝料?唐代依靠西域胡人、胡商、蕃客来往中原所进行的贸易,651年(唐高宗永徽二年),与大食帝国建立外交关系,西域使臣、商人、学者更是屡见不鲜。据《唐大和尚东征传》记载,天宝年间,广州“江中有婆罗门、波斯、昆仑来船,不知其数。并载香药珍宝,积载如山。其船深六七丈。”大多集中在广州、泉州、扬州、杭州、长安、开封等地,从事香料、象牙、珠宝、药材和犀角等类物品的贩卖,并带回中国的丝绸、茶叶、瓷器和其他商品,估计“钴蓝料”当在其中。然而,唐末、五代战乱频仍,祸及外贸,自宋太宗赵光义开始,全面海禁,连陆上与外国贸易也全面禁止,后经元、明、清三朝,海禁不断,尤以元朝4次海禁和明初5次海禁为最,钴蓝料供应受阻,直到北宋末年,才峰回路转,据南宋朱彧《萍洲可谈》记载北宋末年广州商船大量出口瓷器的盛况时说:“舶船深阔各数十丈,商人分占贮货,人得数尺许,下以贮物、夜卧其上。货多陶器,大小相套,无少隙地。”另据赵汝适《诸蕃志》记载,宋代的瓷器被运往全球50多个国家,最远的包括非洲的坦桑尼亚等地。据说,荷兰、葡萄牙商人最早将瓷器贩运到欧洲时,瓷的卖价几乎与黄金相等,这就为“钴蓝料”的恢复进口再次提供契机,从而导致“明前青花瓷”第一次发展高峰;明永宣时期,“由于海路交通的拓展,促进了我国瓷器生产的发展。青花瓷在烧制上,得到了郑和下西洋从东南亚地区带回的‘苏麻离青’为釉料,制品极为美观精致,出现了”“青花瓷成熟以来的”第二次发展高峰。这两次“高峰”所使用钴蓝料的“铁-钴”比基本相似,第二次发展高峰青花瓷因为钴蓝料含锰偏高,浓艳青花纹饰泛出银黑色结晶斑。第一次发展高峰青花瓷的青花发色则不尽相同,说明此时钴蓝料的开采处于无序状态,矿床不同,各自为政,何似第二次发展高峰郑和舰队批量采购的壮观规模?两次发展高峰之后,钴蓝料无以为继,不得不使用国产料,如回青(佛头青)、石子青、平等青(陂唐青)、浙青、珠明料等,青花瓷呈色各不相同,均难及西亚钴蓝料,清雍正时还曾设法加以弥补。综上所述,青花瓷用蓝工艺主要取决于钴蓝料或青料的供应,与蒙古人是否“尚蓝”毫不相干。否则的话,1218年,成吉思汗派遣商队去花剌子模经商受阻,引发西征,将黑海以东的中西亚广大地区纳入蒙元版图,涵盖西亚钴蓝料产地;继之,1276年,元军攻占临安,1278年(至元十五年),立“浮梁磁局”,掌握了景德镇优质制瓷原料的独占权,蒙人如果“受波斯文化的影响”转而“尚蓝”,青花瓷的烧制和应用应大行其道,贯穿整个元朝,但事实却是,元朝只用白色“枢府瓷”,明灭元后,元大都并未留下多少青花瓷,在元大都出土的瓷器中,青花瓷器也就区区十六件,碗、盘、高足杯、盏把、壶、觚和罐之类,且无法排除元朝以前烧制的可能性。】
波斯的工艺提倡繁缛,与宋的追求完全不一样。【商榷:“繁缛”并无不好,老百姓亦喜闻乐见,如宋代磁州窑以及宋、金红绿彩之类。所谓“与宋的追求完全不一样”,并不代表宋朝老百姓的追求,宋徽宗的个人偏好而已,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磁州窑的“繁缛”作品能够同单色汝窑、官窑并行不悖!】蒙古当时跟西域的关系密切,在13世纪初,由于成吉思汗异军突起,他和他的继承者多次征服了中亚、西亚,打通了中西文化交通的要道。大批阿拉伯人、波斯人和崇尚伊斯兰文化的突厥人涌入中国,其中包括工匠、天文学家、医学家等,带来了西域的文化。元朝建立以后,又有大批穆斯林知识分子、商人通过丝绸之路,源源不断地进入中国。元代的各类文献中,都将这种东来的穆斯林统称为“回回人”。历史上伊斯兰国家的贸易能力都非常强,愿意跟其他地区进行贸易。南宋彭大雅《黑鞑事略》中有这样的记载:“鞑人初始草昧,百工之事,无人而有……后灭回回,始有物产,始有工匠,始有器械,盖回回百工技艺极精,攻城之具尤精。”鞑人,是一种蔑称,就是元人一开始什么都不懂,没有工艺,自从灭了“回回”以后,把工匠、器械都带回来,就慢慢发达了。蓝色是主色调,今天去中东我们依然可以看见到处都是以蓝色为主的建筑。【商榷:这种蓝色“色调”从西亚带过来,并非始于元代,而是唐代!挂蓝唐三彩、黑石号青花瓷都是铁证!其后,随着钴蓝料供应的时断时续,陶瓷用蓝工艺一波三折,同成吉思汗征服中亚、西亚的关系不大。其次,大批阿拉伯人、波斯人和崇尚伊斯兰文化的突厥人的所谓“涌入”,同样并非始于元代,而是唐代,不过不是“涌入”,而是经商。元代则是蒙军西征的结果,使“回回”人数量达到几十万,除了部分工匠、官仕、商人、学者、医师等,大部分编为“西域亲军”、“诸道回回军”、“阿速回回军”、“阿尔浑军”、“探马赤军”、“哈刺鲁军”等,被分散安置在中国各地屯聚养牧,上马备战,下马垦牧。1235年,实施“乙未籍户”制度。来自西域的穆斯林及其非穆斯林,如犹太人、阿速部人、吉普赛人、拜火教徒、摩尼教徒、景教徒等,统称回回,被编入户籍,名“回回户”,与汉、蒙等民族女性结合组成家庭并留居,变成中国一个人数众多的新民族,回族,但这一过程并非始于元代,最早可追溯到隋唐时期。毋庸置疑,回族人在诸多方面对中原多民族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特别是对“初始草昧,百工之事,无人而有”的蒙古人来说,尤为重要,但对“百工”早已领先西亚的宋末汉族社会来说,却需具体分析,毋庸置疑,诸如宣德炉用料技术、“回青料”、“霁红料”及回回花纹等,确系源于西亚,青花瓷的烧制却未必,除了钴蓝料的进口,中原地区的陶瓷用蓝技术始终领先西亚,其中,“毛笔”的运用堪称一绝;制瓷条件亦得天独厚,异域很难望其项背。东西方文化交流源远流长,从唐代(或更早)开始,直至现代,从未中断,元代,却充满了血腥味。】
元青花之谜——突然成熟
第二个谜就是它没有初创期,没有萌芽期,一出来就是一棵参天大树,没有小苗。过去任何一个窑口的发展脉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元青花则不然,你看见的时候,就不是襁褓中的婴儿,而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商榷:这只能说明,你没有亲眼看到“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是怎样从“襁褓中的婴儿”一点一点长大起来的,事实上,青花瓷像其它一切事物一样,既有“初创期”,也有“萌芽期”,绝不会“一出来就是一棵参天大树,没有小苗”!所谓“过去任何一个窑口的发展脉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元青花则不然,”并非因其有什么“超自然规律”的演化秘诀,而是因为此所谓的“元青花”并非元代之物,而是宋末之物,最迟不晚于元初,仅仅因为突然冒出一对写有“至正十一年”铭文的“大维德瓶”,也不追究铭文是真是假,竟信以为真所致,才有了所谓“一出来就是一棵参天大树,没有小苗”!“你看见的时候,就不是襁褓中的婴儿,而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之类的神话故事。实则,仅需仔细观察一下“铭文”的书写状态便水落石出。详见《揭开“元青花”闹剧真相》】
这有多种解释。有的说元青花不是元代早期出现的,而是出现于元代的中晚期,受波斯的影响,原材料和工艺都是从波斯输入的。【商榷:所谓“原材料和工艺都是从波斯输入的”并非始于元代,而是唐代,接下来,这一工艺究竟如何在东亚发育,成长,直至长成参天大树,才是关键所在!】
另外一种说法是元代以后,大量北方工匠南迁。北方工匠绘画能力都比较强,比如磁州窑就是以绘画为主。工匠到了南方景德镇驻扎下来,在景德镇这么漂亮的瓷胎上重新开始作画,就跟一个画家到另外一个地方画画似的,只不过就是换了纸,换了颜料而已,技艺上没有什么区别。【商榷:这一点亦毋庸置疑,只不过“大量北方工匠南迁”并非发生在元代,而是北宋末年、南宋初年。当时,中原地区先是宋、金大战,后是宋、蒙鏖战,北方工匠南迁景德镇乃势之所迫。景德镇,对北方工匠而言并不陌生,最早可追溯到宋景德年间,“宋景德年间,宋真宗赵恒命昌南进御瓷,底书‘景德年制’四字,因其精美绝伦,遂以‘景德镇’之名久久风行。随着宋室的南渡,北方许多著名窑场能工巧匠纷纷赶赴景德镇,带来了当时北方先进的制瓷工艺,使景德镇的制瓷技术迅速发展。宋代,景德镇因出产‘影青瓷器’、‘青白釉瓷器’而闻名于世,并通过泉州、广州两大商港通达海外,成为当时风靡世界的名牌货。据说,荷兰、葡萄牙商人最早将瓷器贩运到欧洲时,瓷的卖价几乎与黄金相等。据赵汝适《诸蕃志》记载,宋代的瓷器被运往全球50多个国家,最远的包括非洲的坦桑尼亚等地。”空前火爆的江南制瓷业是吸引北方著名窑场能工巧匠赶赴景德镇的重要诱因。北方先进的制瓷工艺则如影随形,在景德镇深深扎根,“以绘画为主”的磁州窑工焉能对景德镇更加洁白的胎体无动于衷,拒绝“换纸、换颜料”,直到元代,乃至至正十一年才突然“成熟”?殊不知,由于蒙古统治者对汉人、南人管制极严,也不容许大量北方工匠继续南迁!】元青花的这种突然成熟,至今从学术角度上讲,还有很多问题尚待研究。【商榷:但绝非“突然成熟”!“尚待研究”者也许正是所谓的“突然成熟”论是否站得住脚!】
元青花之谜——题材众多
第三个谜是元青花为什么题材众多。元青花跟其他瓷器的题材表现不一样,它的题材尤其多,有花卉、鱼藻、翎毛走兽、龙凤、人物,什么都画。元青花早期的题材大致都是花卉、翎毛走兽、龙凤,后期出现了大量戏剧故事,画人物。后期画人物的第一个原因是元青花受元曲和小说的影响,愿意画情节。【商榷:仅此一点便足以证明,以大维德瓶为“标准器”筛选出来的所谓“元青花”,可称“大维德式青花”并不姓元,更非至正十一年“突然成熟”。其所谓的“题材尤其多,有花卉、鱼藻、翎毛走兽、龙凤、人物,什么都画”,“花卉、翎毛走兽、龙凤,”“大量戏剧故事,画人物”之类也绝非“受元曲和小说的影响,”而与磁州窑的艺术表现手法一脉相承。磁州窑,“装饰题材丰富多彩,别具一格,画师们以极其潇洒的手法和高妙的画技,将民间喜闻乐见的花鸟鱼虫、珍禽瑞兽、山水人物、戏曲故事、诗词曲赋、格言民谚、婴戏杂剧等绘于瓷器,保留了大量古代民间绘画、书法及反映民俗民风的实物资料,形成了质朴、洒脱、明快、豪放的艺术风格及浓郁的民间色彩和鲜明的民族特色”,窑工南迁,即使“换纸、换颜料”,这种风格、色彩、特色也不会轻易丢掉。特别是,窑工南迁适逢南宋政府把海外贸易作为解决财政困难的有效途径,磁州窑“题材众多”的画风在景德镇如鱼得水,成为市场博弈的重要手段,加之,这一市场经久不衰,亦能确保工匠塌下心来细心画瓷,乃至“大量戏剧故事”题材。这种题材须先有故事情节流传民间,日久写在纸上,画在纸上,直至描到瓷上,绝非一时半时所能办得到的,就二元配方青花瓷的诞生过程而言,这种相对较长、相对宽松的和平环境唯南宋莫属,直至宋亡,才告一段落。蒙古人严禁汉人打猎习武、持有兵器、集会拜神、赶集赶场、夜间走路,人分四等,“南人”最贱,猪狗不如,岂容在瓷器上“什么都画”,乃至画“戏剧故事,画人物”,特别是,在白色器物上用“蓝纹”绘画?蓝纹是蒙古人在西亚的死对头,伊斯兰人“崇尚”,任其在其东亚的另一个死对头,“南人”聚集的景德镇自由泛滥,意味着什么,蒙古人比谁都清楚。所以才会规定“釉有三色,冒之者罚”,所谓“三色”,黄、黑、白而已,不得“冒”用蓝、绿、红、紫、橙等釉色,包括釉里青、釉里红、红绿彩、金彩等等,窑场不得再烧;民间不得再用;官家仅使用近乎全白的枢府瓷,丰富多彩的题材瞬间消失,极其彻底,即使偶有烧制,也是偷偷摸摸或不得不借用某种“合法”名义,宋末悠闲的画瓷环境一去不返,代之以硝烟四起,烽火连天。至元十七年(1280年),江西南康都昌县白莲教建元“万乘”;福建漳州陈大举起义,年号“昌泰”;至元二十年(1283年),广东新会县林桂芳建罗平国,年号“延康”;广东清远欧南喜起义,年号“祥兴”;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浙江台州宁海杨镇龙称大兴国皇帝,年号“安定”;元贞三年(1296年),江西赣州兴国刘六十自称刘王;至治元年(1321年),陕西周至县圆明和尚自立为帝;(后)至元三年(1337年),广东增城县朱光卿称大金国,改元“赤符”;四川合州大足县韩法师称“南朝赵王”;至元四年(1338年)袁州僧彭莹玉、周子旺起义,周子旺称周王,立年号;至正元年(1341年)道州蒋丙、何仁甫起义,云南车里寒赛起义,山东燕南起义;至正二年(1342年)庆远路莫八起义,大都反抗;至正三年(1343年)辽阳吾者野人起义,回回刺里五百余人渡河,攻解、吉、隰等州,四川上蓬起义,山东起义军焚掠兖州,道州、贺州徭族蒋丙自号顺天王,攻破连、桂二州;至正四年(1344年)濒海盐徒郭火你赤起义;至正五年(1345年)岁饥民贫,各地反抗蜂起;至正六年(1346年)京畿、山东反抗蜂起,辽阳吾者野人和水达达起义,汀州连城县罗天麟、陈积万起义,思可法在云南反,攻武冈,靖州吴天宝反,攻下沅州、武冈,山东、河南农民起义;至正七年(1347年)河南、山东农民起义发展到济宁、滕、邳、徐州等处,临清、广平、滦河等地农民起义,通州农民起义,八邻部落的哈刺那海、秃鲁和伯起义,切断岭北驿道,西番起义二百余处,攻陷哈刺火州,长江沿岸农民起义,湖广、云南农民起义,河南农民起义军横行无阻,集庆花山人毕四起义;至正八年(1348年)辽阳兀颜拨鲁欢自称大金子孙,假托授玉帝符,发动起义,吐蕃起义,福建起义,辽阳董哈刺起义,海宁州沭阳县起义,广西峒族起兵,广西起义军攻道州,方国珍海上起义;至正九年(1349年)徭族起义,攻陷道州,吴天宝复攻沅州,进逼辰州,冀宁平遥起义,推曹七七为领袖;至正十年(1350年)南阳、安丰起义。至正十一年(1351年),杜遵道、韩山童、刘福通在颖州率白莲教教民起事,以红巾为标志,号称红巾军,攻占徐州城;彭莹玉、邹普胜、徐寿辉蕲州起义,国号“天完”,改元治平,攻占邓州、南阳;至正十二年(1352年)孟海马占领襄阳;郭子兴濠州起事,加入刘福通义军;至正十三年(1353年),张士诚起兵泰州,袭据高邮,截南北路;至正十九年(1359年),徐寿辉迁都江州(九江)改年号“天定”,次年,被陈友谅杀害,改国号“汉”,年号“大义”,不久被朱元璋击败,1368年朱元璋称帝,国号大明,元亡。景德镇的画瓷工艺才重获新生,这个过程可追溯到“1356年,徐寿辉部将于光占守浮梁,‘浮梁磁局’迁安徽歙县”。可惜质量普遍不高,色调晦浊,纹饰粗率,直至明初,仍无起色,故有“新烧大足素者欠润,有青色及五色花者,且俗甚”(曹昭《格古要论》)之叹。曹昭,元末明初人,字明仲,松江人。其父曹真隐博雅好古,收藏大量法书、名画、彝鼎尊壶以及古琴、古砚。他幼年随父鉴赏古物,并悉心钻研,鉴定精辟,撰有《格古要论》三卷,成书于洪武二十一年,对古铜器、书画、碑刻、法帖、古砚、古琴、陶瓷、漆器、织锦和各种杂件,论述其源流本末,剖析真膺优劣,古今异同,共13类。为存世最早的文物鉴定专著,堪称收藏世家传人,作为“至正十一年”的亲历者,“且俗甚”之论绝不会指的竟然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或“参天大树”。事实上,当时的瓷都景德镇作为“财源”之都,兵家必争,战火纷飞,也没人能安得下心来细心画瓷,即使勉强为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画风一落千丈,再无宋末青花瓷的神韵,虽年号姓“元”,实则姓“天(完)”,堪称“天完青花”!戛然而止的“宋末青花瓷”才重见天日,从1278年元军立浮梁磁局到1356年,于光占守浮梁,历时78年,是青花瓷发展过程中最黑暗的时期,称“青花瓷元代断层”,简称“元断层”。其间,仅在蒙古统治者暂时未“回过神来”之际,烧制过少量不涉政治题材的青花瓷,谓之“元初青花”,“宋末青花”的自然延续而已,合称“宋元青花”,涵盖赫赫有名的“大维德式青花”,不管铭文“标”哪一年!综上所述,“题材众多”的青花瓷从唐青花到宋青花、“元断层”、天完青花,直至洪武青花及以后各朝各代青花,经历了一个漫长而坎坷的发展过程。“元断层”是一段不可抹杀的“痛”,可称之“青花空白期”或“青花黑暗期”,有赖西亚珍藏和本土“窖藏”,“题材众多”的宋青花或宋元青花无与伦比的优美身姿才躲过一劫!劫凶不是别人,正是暗无天日的元朝!】
第二个原因是在元朝后期,朱元璋没拿下江山之前,长时间驻扎于景德镇。他对景德镇的陶瓷生产应该有过影响,由于他的关注,人物纹的作品开始逐渐增多。【商榷:朱元璋生于1328年,1344年入皇觉寺,1353年参加郭子兴红巾军,至正十一年(1351年),这位刚刚参军混饭吃的小和尚如何影响景德镇?入伍后,直到称帝,短短的十五年内,即使“影响”,充其量也是最后几年。不过,此时的他东征西讨,疲于奔命,又岂能“关注”景德镇制瓷,致使“人物纹的作品开始逐渐增多”?要说“影响”,也只能是他当政后的五次海禁,则无异于给惨遭元代绝杀的青花瓷雪上加霜,倒不是因其仇视“蓝纹”,或轻视制瓷业,事实上,明太祖在景德镇珠山设立的御窑厂是明代景德镇最早的官窑,但因缺乏进口钴蓝料,不得不使用含铁量低、含锰量高且淘炼欠精的国产青料,呈色青中带灰,偏浅灰色,与青翠艳丽的宋元青花以及浓艳青花纹饰泛出点点银黑色结晶斑的永宣青花相比,显然不在一个层次上!这也许正是“郑和下西洋”的原因之一!海禁!下西洋!才够得上实打实的所谓“影响”!“朱元璋没拿下江山之前,长时间驻扎于景德镇。他对景德镇的陶瓷生产应该有过影响,由于他的关注,人物纹的作品开始逐渐增多”之说纯属想当然,即使当权后,也不会责令烧制“诸葛亮、鬼谷子、萧何、韩信、周亚夫”之类的瓷器,这类人物已开始“碍眼”,提防、打压、削权才是当务之急,即使需要,也毫无必要借助瓷器人物纹的“曲线”方式。当然,历史上所谓“人物纹的作品开始逐渐增多”确有此事,不过不是发生在元末,而是宋末,是时,蒙宋鏖战长达近半个世纪,老百姓通过这种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艺术形式表达恨铁不成钢的急切心情事出无奈;濒临亡国的统治者也巴不得突然冒出一位巨人力挽狂澜,“诸葛亮、鬼谷子、萧何、韩信、周亚夫”家喻户晓,人人期盼,画在瓷上,聊以自慰,实乃这一特殊历史时期的真实写照,蔚为大观的宋末青花瓷是最有说服力的物证!】
元青花之谜——造型硕大
第四个谜就是元青花大器特别多,大盘、大罐、大瓶。土耳其托布卡比宫里有元青花大件瓷器几十件,都是中国当时出口的。元青花大器多有一个原因,就是跟蒙古人的性格有关。蒙古人性格粗犷,不拘小节。【商榷:“土耳其托布卡比宫里有元青花大件瓷器几十件,”只能说明,以体量较大的“大维德瓶”作为“标准器”遴选青花瓷,忽视了较小的青花瓷!事实上,从唐青花,到宋青花、天完青花、明青花、清青花,直至现代青花,既不会只烧大器,也不会只烧小器。问题仅仅在于,“大”能大到什么程度?条件允不允许?其中,材料配比是关键,为烧大器,就不得不改变坯料配方,添加“骨料”,称“二元配方”。这种工艺始于五代、宋代,定窑已能烧制体量较大的薄壁器物。北方窑工南迁,这一概念在景德镇得到最好的诠释,因为那里有世界上最好的骨料,高岭土,特别是麻仓土!“景德镇瓷器从此开始由低火度的软质瓷逐渐变为高火度的硬质瓷,同时降低了成本,开始可以生产大件瓷器,也改变了制坯泥料的工艺性能,便于切削加工,减少坯体在干燥收缩过程中的破损率。”景德镇制瓷技术上的这一飞跃恰逢宋、蒙鏖战,包括 沔州之战、 真州之战、 阳平关之战、 庐州之战、 京襄之战、 鄂州之战、 钓鱼城之战、 襄、樊之战、淮西之战、郢州之战、沙阳、新城之战、鄂州之战、嘉定之战、丁家洲之战、岳州之战、焦山之战、临安之战、常州之战、重庆之战、扬州之战、潭州之战、泸州之战、静江之战 等重要战役,争战之惨烈,耗时之长久前所未有。所幸,战场远离景德镇,景德镇作为“大后方”,支前抗战义不容辞,一种能够把“求贤若渴”之类的历史故事情节画在上面,可满载美酒佳肴劳军,激励将士奋勇杀敌的大瓶、大罐应运而生,不求“完美”,但求实用是这一时期青花瓷所独有的特点。元军占领景德镇之后,这种战略物资的烧制即被叫停,据《至正直记》记载,“饶州御土,其色白如粉垩,每岁差官监造器皿以贡,谓之御土窑。烧罢即封,土不敢私也。或有贡余土,作盘、盂、碗、壶、碟、注、杯、盏之类,白而莹,色可爱,底色未着油药处,犹如白粉,甚雅。薄难爱护,世亦难得佳者。”(《至正直记》)所谓“御土窑”,“景德镇南河之南沙土山东窑场也,烧白釉瓷、卵白釉瓷,成器称‘湖田器’或‘枢府瓷’,历时很短,‘烧罢即封,’孰料,‘封’易,‘启’难,名曰‘御土窑’,朝廷未必‘每岁差官’过问,所谓‘土不敢私也’,‘浮梁磁局,秩正九品’‘大使’亦然,若遇‘供’瓷,惟求助‘景德镇以外新、旧两处,涉及3省6县官控窑场’,地点秘而不宣,专烧卵白釉、珐华器等釉色大器,标‘镇器’,不准称‘景德镇窑器’,‘有命则供,否则止,’”是否“有命”,取决于需要,蒙古人作为马上民族,“性格粗犷,不拘小节”,若成天带着易碎大型瓷器四处奔波,岂非自讨苦吃,何如金、银、铜、铁、皮革经得住磕打?】
比如江西高安出土的元青花当中有一个把杯。所谓“把杯”,就是高足杯,喝酒用的,下面的足可以用手攥着。为什么做成这样呢?因为元人是马上民族,他骑在马上,一只手腾出来就可以攥住这个杯子。“欲饮琵琶马上催”,就是这个感觉。高安出土的这个把杯,上面写着两句诗,非常有意思:“人生百年常在醉,算来三万六千场。”我能活一百年,一年三百六十天,我天天喝醉一场,也无非是三万六千场,人生苦短啊。我们说过,元代开始就有蒸馏酒了,度数开始提高了,但就用这杯子,要喝蒸馏酒也够呛。【商榷:这足以说明,元代不会用这种杯子,所谓“把杯”,更准确些说“高足杯”或“高足碗”,又称“马上杯”,纯系汉民族常用器皿,离别“壮行”,作为酒器尤佳。“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便是唐代脍炙人口的著名诗句!友人临行,在马上饮酒一杯,使用这种可以手持的酒具合情合理,这种习俗一直延续到清代,尽管也包括元代,却不是蒙人的专利。事实上,“生活在草原上的蒙古人外出时携带的酒具并不是高足杯,而是‘革囊’。追随成吉思汗西征的耶律楚材曾写道:‘天马西来酿玉浆,革囊倾处酒微香。’元代后期许有壬也有‘悬鞍有马酒,香泻革囊香’之句。‘革囊’又称‘浑脱’,‘北人杀小牛,自脊上开一孔,逐旋取去内头骨肉,外皮皆完,揉软以盛乳酪,谓之‘浑脱’。可以说,用‘革囊’(‘浑脱’)携酒外出狩猎或征战,才是蒙古人的特色。”所谓“因为元人是马上民族,他骑在马上,一只手腾出来就可以攥住这个杯子。‘欲饮琵琶马上催’,就是这个感觉。”但这个感觉纯属唐代汉人的感觉,而非元人感觉。蒙人通常是,客人出蒙古包后,不能立即上车、上马,而是走一段路,等主人回去了,再上车上马。如果“骑在马上,一只手腾出来就可以攥住这个杯子”喝酒,无异于讽刺主人没管够!事实上,即使饮酒,使用金银酒器,而非易折、易碎,不易携带迁徙的瓷质“把杯”!把杯上的两句诗:“人生百年常在醉,算来三万六千场”则纯系汉人酒徒的豪言壮语,蒙古人若此,一上马准得摔死!把这类诗词曲赋用毛笔写在陶瓷上,也与蒙古人毫无关系,最初始于唐代长沙窑,在磁州窑得到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书写方法无一定规格,异彩纷呈,非常随意。多出自当时文人之笔,常见有“满庭芳”、“朝天子”、“普天乐”、“阮郎归”等,同时还有民谚俚曲,规劝箴言,处世哲学、吉祥语等。如:“天下太平”,“众中少语、无事早归”,“有客问浮世,无言指落花”,“孤馆雨留人”,“国家永安”,“镇宅大吉”,“利市大吉”,“天地大吉”,“长命枕”,“牛羊千口”,“天地大吉一日无事深谢”,“贫居闹市无相识,富住深山有远亲”,“风吹前院竹,雨折后院花”,“清风细雨,黄花绿叶”,“清吉美酒,醉乡酒海”,“甜香味美最为善”,“红花满院”,“道德清净”,“风花雪月”等,与“人生百年常在醉,算来三万六千场”如出一辙,出现在宋器上极为平常,也不会有人干涉;反之,出现在元器上,就可能招来杀身之祸!原因是,元代统治者十分警惕汉人,尤其“南人”造反,在外族统治者看来,汉语深奥莫测,无论怎样说,都可能意味着煽动造反!这足以说明,“高安青花”的烧制时间应断在宋代,不迟于元初,蒙人还未及干预制瓷的短短几年!一旦干预,便即绝杀,民间再难见到这类瓷器,“窖藏”是这类瓷器的安全归宿。元末,景德镇一带,包括高安,因盛产瓷器,财源滚滚,兵家必争,人心惶惶,伍家,或其他元朝官吏之家,为躲避义军,不得不将金银财宝、珍贵瓷器先窖藏,后逃遁,并指望日后还乡“开窖”再用。虽属权宜之计,却是当时大户人家用瓷的一个缩影。这批窖藏包括青花瓷器19件,釉里红瓷器3件,龙泉瓷器168件,钧瓷3件,青白釉、卵白釉瓷器43件,磁州窑绿釉梅瓶1件,瓷器大大小小共237件。按数量排列,依次为:钧瓷3件,釉里红瓷器3件,青花瓷器19件,青白釉、卵白釉瓷器43件,龙泉瓷器168件。说明钧瓷最难得,次则釉里红、青花瓷,而龙泉瓷、青白釉、卵白釉瓷为当时日用瓷,数量大,容易获得,完全符合元末民间用瓷习俗。青花瓷不多,说明青花瓷并非元末民间日用瓷,其珍贵程度仅次于“钧瓷”。到了明代,这类古青花瓷就连达官贵人也难以获得,譬如,洪武四年(1371年)汪兴祖墓仅出土1件外青花龙纹内青花菊花纹印花龙纹高足碗;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明鲁荒王朱檀的戈妃墓仅出土1件颈部缺损的青花云龙纹罐;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沐英墓仅出土1件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纹梅瓶;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汤和墓仅出土1件青花缠枝牡丹纹盖罐;永乐十二年(1414年)郢靖王墓出土2件青花梅瓶,一件是青花云龙纹梅瓶,一件是青花四爱图梅瓶;明永乐十四年(1416年) 明孝陵卫指挥使萧氏的妻子王氏墓仅出土1件青花凤穿花纹梅瓶;永乐十六年(1418年)叶氏墓仅出土1件青花莲池鸳鸯纹碗,宋晟、叶氏为明永乐朝皇亲国戚,其子宋琥为当朝驸马;正统四年(1439年)沐晟(沐英之子)墓仅出土1件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成化六年(1470年)陶升夫妇合葬墓仅出土1件青花缠枝牡丹纹铺首耳盖罐。这些明代皇族国戚、王公大臣随葬品档次很高,唯独青花瓷极少,珍贵程度可见一斑!到了清代,就连乾隆皇帝也不知道明代以前还有所谓青花瓷一说,直到“大维德瓶”震撼问世!】
高安当时还出土了六个带盖的梅瓶,梅瓶也是装酒的,每个瓶子底下都有一个字,写的是“礼、乐、射、御、书、数”,古代说的六艺。六艺很有意思。第一是礼,说的是礼节,道德水准。过去一个人在社会上生存,这是第一个要求。第二是乐,是音乐,修养,素养。你懂得音乐,你的修养就比较高。第三是射,古代的射,就是射箭,指技艺,生存的一个本能。第四是御,御是驾御,驾御马车的人叫御手嘛。指你的行动能力。第五是书,书法,形象思维。第六是数,算术,逻辑思维。礼、乐、射、御、书、数,掌握这六艺,你就是一个全才,在今天的社会也能够立于不败之地。《周礼·保氏》就有这样的说法:“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高安出土的六个梅瓶全部带盖。底下六个字,盖上六个字,互相都是对应的。当时可能就是为了配套,底是“礼”字,就拿写“礼”的盖扣上。江西高安出土的元青花,是建国以来最重要的一批出土元青花,每个都精美至极。【商榷:不过,不是所谓的“元青花”,而是“宋青花”!“礼、乐、射、御、书、数”暗合宋代理学思想,其开创者为北宋五子,邵雍、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周敦颐为开山祖,他将道家无为思想和儒家中庸思想加以融合,阐述了理学的基本概念与思想体系。孔子讲“礼、乐、射、御、书、数”,合称“六艺”。礼,主要指德育,“不学礼无以立”,不学礼就站不起来,不能做人。乐,不仅仅指美育;礼是外在的,乐是内在的。乐使大家彼此相亲,礼使大家彼此相敬;乐使大家彼此相同,礼使大家彼此相异,这在《礼记乐记》中讲清楚了。射,射箭;御,驾车;两者合起来就是体育和劳动;书,各种历史文化知识;数,数学。用现在的话讲,大体上就是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种理念在宋朝极为平常,与元朝不把汉人、南人当人看的野蛮制度格格不入!】
鬼谷下山罐
现在要书归正传,讲讲鬼谷下山罐为什么这么贵。
第一,是它的题材决定的。瓷器题材很少有故事情节,过去中国人画画也很少画带有情节的画,都是《观瀑图》、《花鸟图》,不画情节。画出情节的画,都是国宝,比如《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鬼谷下山”是著名的历史军事故事,说的是战国时期,诸侯纷起,涌现出很多著名的军事人物。王翊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军事奇才,号称“鬼谷子”,大名鼎鼎的孙膑(孙子)就是他的徒弟。当时燕国和齐国交战,孙膑是齐国这头儿的,被燕国俘虏了。齐国就求他的师父鬼谷子下山救徒。这青花罐画的就是鬼谷子下山的情景。在瓷器上画故事情节,这个情节后面一定隐藏一个故事。元末时期,朱元璋很长时间驻扎在景德镇。当时朱元璋率领的明军跟陈友谅的汉军交战,一开始处于劣势,陈友谅号称有六十万军队,他才十几万。打了几次仗,朱元璋都没有占着便宜。曾经有一次,朱元璋被陈友谅追得一直跑到浮梁。浮梁有一座红塔,今天还在,是用当地的红土砖砌成的,一下雨,砖一湿就变成微红色,到现在也叫红塔,40多米高。逃到此处,朱元璋走投无路,就钻到塔里。据说他是从层层叠叠的蜘蛛网下爬进红塔,躲到塔顶。追兵追到这儿,见门口全是蜘蛛网,就没往里进,这红塔算救了朱元璋一命。景德镇当时是朱元璋的根据地,朱元璋一天到晚想的都是我怎么能拿下这个江山。所以,鬼谷下山这样的瓷器就应运而生。建国前夕和初期,人们一般都对战争题材感兴趣。像战争片《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都是建国初期拍摄的。而当生活好起来的时候,这样的片子就少了。朱元璋在景德镇时还没拿下江山,他关心的就是战争题材。比如元青花中画着“萧何月下追韩信”、“三顾茅庐”、“鬼谷下山”的作品,一定会受到他这样的人的喜爱。这就是元青花鬼谷下山罐之所以值钱,最主要的潜在政治原因。【商榷:这个所谓的原因实在勉强!事实上,“朱元璋在景德镇时还没拿下江山,他关心的”是如何“挣命”,如何打败陈友谅;手下战将、谋臣也绝非受了瓷器画片感召才聚集麾下;朱元璋即使喜爱“萧何月下追韩信”、“三顾茅庐”、“鬼谷下山”的作品,景德镇窑工也未必买账,直到他坐稳江山,窑工才有可能迎合上意,只不过此时的“上意”却已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朱元璋“藉诸功臣以取天下,及天下既定,即尽取天下之人而杀之,其残忍实千古所未有。盖雄猜好杀,本其天性。”(清·赵翼)杀犹不及,何谈“喜爱”?窑工焉能不识时务,触碰这类敏感题材?】
第二,元青花开中国陶瓷装饰的一个先河。在它之前,瓷器的装饰都不这么强烈。鬼谷下山罐的颜色、画艺、质量,今天看都是登峰造极的水准,永不过时。【商榷:“中国陶瓷装饰”由来已久,“鬼谷子下山罐”等众多“明前青花瓷”充其量标志着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还谈不上“登峰造极”!因其技术含量不高,极易仿制,乃至泛滥成灾。好在,明、清、民国以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没人知道这种青花瓷,绝无仿制之虞,从而为科学鉴定提供了便利条件,仿品与原品泾渭分明,相差几百年,这个“时间差”无论如何也仿不出来。】
第三,就是这个罐子的传奇色彩。民国时期,一个住在北京东郊民巷的荷兰军官,在1913年到1923年之间,无意中买了这个鬼谷下山罐。这个荷兰军官是使节护卫军的一个司令,按今天的话说就是一个保安队长。他买了这个罐子后带回国,在他们家阁楼上搁了将近一百年。上世纪70年代,佳士得的专家去看过,当时因为研究不深,大家认为它是明朝的罐子,出价几千块钱,这家人没卖。2005年专家再次来看,发现它是一个元青花,于是把它隆重地请出来拍卖,最后卖了这么高的一个价格。在卖之前,这罐子一直在他们家装CD。画有人物纹的元代青花罐非常罕见,全世界不足十个,分别藏在博物馆和私人手里。主要有东京出光美术馆藏的“昭君出塞”青花罐、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的“尉迟恭救主”青花罐、日本大阪万野美术馆藏的“百花亭”青花罐、英国铁路基金会藏的“锦香亭”青花罐、苏富比在1996年拍卖的“三顾茅庐”青花罐,还有“西厢记”、“细柳营”两个青花罐,都为私人收藏。就是这么大的画人物的罐子,全世界就这点儿,所以就变得非常贵。【商榷:事实证明,所谓的“全世界就这点儿”之说早已成为笑谈,“量”并不小。】

原创文章,作者:lostcat,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aoyy.com/2018/08/16/%e9%a9%ac%e6%9c%aa%e9%83%bd%e5%85%88%e7%94%9f%e7%9a%84%e5%85%83%e9%9d%92%e8%8a%b1%e8%a7%82%e5%80%bc%e5%be%97%e5%95%86%e6%a6%b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